二酱的纺织工厂

专注电饭煲一家子的私博
主队拜仁
世界需要傻白甜

触不到的恋人3

平行世界里的一切都由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脑洞构成,如果有这么一个平行世界存在的话,请务必让我成为那个世界的公民!

“我说,马里奥……”许尔勒用手肘碰了碰呆在一旁快要风化的格策,得到了后者一个心不在焉地回答:“嗯?”
“你老是盯着波尔蒂干什么?”许尔勒觉得今天的格策特反常,谁没事会把平时的队友当做猎物一般,从上扫视到下,再从下扫视向上,把眼睛当做机关枪呢?
这不能怪格策,要怪也得怪来自平行世界的罗伊斯。

“小猪和波尔蒂是一对哦:D”
看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格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这消息太劲爆了。
这个世界的猪波再好,也只是每天你偷拍我一张我偷拍你一张,训练的时候打个情骂个俏动作时不时一个同步闪死一旁围观队友罢了。
另一边的猪波可是完全在一起了啊喂!!!没有莎拉没有莫妮卡只有猪波两个人!!!
“哎呀马里奥你真是不知道这对有多么过分,每次和他们呆在一起我都觉得自己退化成了灵长类动物了……没人性!”罗伊斯为了让格策相信他的话,特地发了一张照片作证,尽管画质渣到极点——从这我们也能看出偷拍人是厄齐尔——但是还是能依稀看到波尔蒂把头枕在小猪肩膀上的样子。
“天呐……”格策有点懵,“没有舆论压力吗?”
“怎么可能?这在足球圈司空见惯啦,穆勒和队长不也是一对?以前据说诺伊尔还和赫韦德斯谈过呢!”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格策内心因为三观的刷新有了一排脏话连成的弹幕,但他手上打的还是一句话:“……这不科学”
对方也迅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我知道,就像你说罗本是秃头,赫韦德斯发际线堪忧一样,在我们这也是一件不科学的事情。”
“……”格策突然想到了一件不大好的事情。
“我和你都不是gay吧……马尔科?”
“当然咯,毕竟你我都还没有遇到可以出柜的男人。”短信很快就得到了回复,虽然这个回答让格策有点汗颜。
难道出柜有什么好期待的吗?
…………
那天晚上,两个人聊了很久的天,在罗伊斯提出“真的很困了要睡觉”这样的回答以后,某些小同学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已经凌晨两点了。
“和你聊天很开心啊,马尔科。”
“我也是,马里奥,但是我们还要训练,这样没有节制的聊天未免也太晚了。”
“那么以后每天睡前聊半小时怎么样,就半小时?”
“我觉得我很难遵守这个约定。”
“试一下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嘛!:D”
“那好吧,晚安马里奥:D”
“晚安:D”
退出聊天软件的时候,系统又给格策发了一条短信。
“尊敬的用户,您对这项服务是否感到满意,如果满意,我们将正式激活此服务,时间期限至7月14日凌晨两点截止。如果不满意,那么软件将自动删除,为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满意 不满意”
格策心想,这货原来可以体验后删除啊!我真傻!
但他在和罗伊斯聊过以后,已经喜欢上这个软件了。
手指按在了同意上。
“接下来一个月就多多关照了,马尔科!”

不过聊天聊那么晚,对训练还是有比较大的影响。
“米洛,”克罗斯喊了喊正专心练习的克洛泽,“你不觉得今天的格策有点不大对头吗?”
克洛泽颠了几下球:“所有人都觉得他今天不大对头,特别是小猪和波尔蒂。”
如果格策的眼神能发射激光或者弹药的话,猪波两个人肯定都能被打成筛子了。
“有什么办法能帮帮那家伙吗?你是宿舍长。”克罗斯和格策差不多大,又共处过一个赛季,他是真心为格策的状态担忧。
“我觉得这事交给被盯的两个人就好,他们知道怎么做的。”
“……哈?”克罗斯不大明白。
克洛泽有违他的画风,露出老谋深算的笑容:“你听说过,弹耳朵吗?”
训练场的另一头传来了格策的惨叫。

“都怪你,害得我被前辈欺负了。”格策揉揉自己的脸和耳朵,波尔蒂还说他胡子太扎手,哼,世界杯期间他就是不剃!
“那么巧啊,我也被欺负了。”罗伊斯很快就回复了短信。
“怎么了?”
“我对本尼说他秃头的场景来着。”
“-_-||”

“哈哈哈哈哈哈”马里奥·幸灾乐祸·格策

评论(1)
热度(9)

© 二酱的纺织工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