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酱的纺织工厂

专注电饭煲一家子的私博
主队拜仁
世界需要傻白甜

触不到的恋人7

不论在祈祷什么,他总是祈祷着一个奇迹的降临。任何祷辞都不外是这样的意思:“伟大的上帝呵,请使二乘二不等于四吧!”——屠格涅夫

罗伊斯向格策表白了。
格策刚刚经历过一场心力交瘁的战斗,他原本的想法是和异世界的罗伊斯来个问好然后谈谈日常,虽然做不到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但是球场技术交流发发牢骚还是可以做到的嘛。
现在他被罗伊斯的所做所为打断了阵脚,思索再三,他去找了宿舍长克洛泽。
克洛泽虽然睡得早,但是当他知道格策是有烦心事才在夜里拜访时,还是很宽容大度的让对方进入了寝室。然后他听着格策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把事情说完以后……
“马里奥,你一定是很累了吧,今天我让你睡我房间,好好休息。”克洛泽一点都不信。
“米洛,我知道这事很扯,但是这事是真的,我把手机都带来了,你看!”
克洛泽拿过手机,只是粗略地翻了翻聊天记录。看到罗伊斯过去曾经传过的几张“啊哈哈哈劳资最帅”这种欠揍属性max的自拍,还有照片中猪波穆拉各种秀恩爱的照片,相信了格策的话。
“嗯……马里奥……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
他说不清楚自己对罗伊斯的感情。
另一个世界的罗伊斯,欠揍属性特别厉害,总是喜欢招惹前辈然后得到“特殊关爱”,还是喜欢把头发弄得和羊驼一样,没事总来个自拍自恋一番。
但是同样的,那个世界的罗伊斯,细心,温柔,很会安慰人。
说好只聊半小时,到了时间他总会说晚安。
偶尔抱怨队友的玩笑,他总是会在幸灾乐祸以后给一声安慰。
有时候明明说好要睡觉了,但是自己总是忍不住想骚扰他,而他总是耐心看完自己每条留言,再来一句:睡吧,马里奥。
格策突然觉得眼眶热的厉害。
不知不觉,这家伙已经走进他的世界了。
克洛泽看格策半晌没说话,就象征性的拍拍他的肩膀,退出了房间。
那孩子,是被自己困住了啊。

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格策对着手机看了半天,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他的手指漫无目的的在屏幕上滑来滑去,结果一不小心打开了自己的社交软件。
然后他看到自己女友的消息,她穿着球衣,站在巴西的球馆外,配上了加油的文字。
突然想给她打个电话。
格策这样想着,寻思着怎么和凯瑟琳聊天,他好久没和对方说话,也不知道凯瑟琳会不会生气。
如果生气的话……也许他就可以提出分手,这样他就能和罗伊斯问心无愧地在一起了。
可是电话接通以后,凯瑟琳的声音传来:“嘿,亲爱的,你还好吗?”
他蓦地说不出话了。
“马里奥?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打电话来?心情不好吗,告诉我,也许你就好一点了。”凯瑟琳不知道格策怎么想,她还以为对方是因为踢球不顺寻求安慰罢了。
“……我很好,亲爱的。”格策憋了半天才忍住没哭出声来。
“真的吗,马里奥,可我觉得你声音在发颤。”
“……”
“你哭了吗,马里奥,没事吧,需要我来看看你吗?”
“不用了凯瑟琳,真的。”格策不敢面对她,至少现在不敢。
“嗯,那好吧,好好休息,我会为你加油的。要是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告诉我就好。”
“……”格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一种莫名的羞愧袭上心头。“对不起凯瑟琳。”
“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没有。”
“你肯定有,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怎么面对罗伊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好吧……那么晚安,亲爱的”听筒里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别想太多。如果你有什么决定,尽管做吧!你永远是我心中的超级马里奥!”
“……嗯。”
电话被挂断了。
格策一个人坐在米洛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罗伊斯一直在等待格策的回应,他想过无数个结果,时间越久,他就越绝望。
他蜷缩在床上,关着灯,哼着小时候妈妈唱的摇篮曲。
仿佛能听到时间流逝的声音,真奇怪,房间里没有放钟表啊。
当天空开始泛出黎明的颜色时,他终于收到了简讯。
“我也喜欢你,马尔科。”
还没等罗伊斯窃喜,对方又来了一条短信。
“我们在一起吧。”

评论(19)
热度(13)

© 二酱的纺织工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