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酱的纺织工厂

专注电饭煲一家子的私博
主队拜仁
世界需要傻白甜

触不到的恋人10

爱情不是艺术,而是人生本身,是既残酷又污浊不堪的东西
来吧,让我们一起变得污浊不堪吧。——《失恋巧克力职人》

当许尔勒送来助攻的时候,格策发现一切变得不真实起来。
灵魂从身体中抽离,意识很清晰,也很遥远。球即将飞来,球门就在眼前,可他却步入一个白色的世界,寂静无声,眼前传来断断续续的光。
细碎的,温暖的光,逐渐织成一个人影,带着歪笑,带着希望。
他想朝着对方走去,想碰碰对方,想给一个拥抱,或是一个轻柔的吻。
触不到。
人影逐渐散去,一点一点,毫不留情的消失。四周突然有了嘈杂的声响,刺目的颜色全部展现在眼前。
有什么声音在呼唤他。
“马里奥,快回去吧。”
“给他们致命一击。”
下一秒,格策抓住机会,停球,射门。
在第113分钟,马里奥格策成了德国队的英雄。

另一个世界的德国队同样花了120分钟结束比赛,和荷兰人硬拼了好久,终于又一次站上了冠军领奖台。
然后德国队就疯了,猪波穆拉闪光弹连连,诺伊尔把克拉默拉住就是一个吻,狐媚和阿花坐在一起闲聊。还有一群熊孩子和教练围着奖杯狂舞。
队里难得的几个直男也拖家带口的加入这个队伍的神经病模式。
罗本安慰着自家儿子,顺便捂住了他的双眼。
罗伊斯只是带着笑容站在一边。
这真是,一个夏天的童话。

德国队私下里搞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派对,罗伊斯的事情不知道被谁提起,于是话题从“明天庆典上怎么秀恩爱”“去哪里度假”“奖金怎么花”变成了“罗伊斯你和异世界的他处得怎么样”。
幸好有拉姆的介入,罗伊斯才没有被逼问更多,他逮住机会,逃一样的离开了聚会现场。
他把自己锁在客房里,掏出手机,开始了最后的对话。

格策和队友们玩了一会,做为进球功臣自然是被推上风口浪尖,他被欺负的很惨。
凯瑟琳在一旁打趣:“亲爱的,你和罗伊斯关系真好,你拿着他球衣的那一刻我真有点吃醋。”
“要是我说我进球前还看到他了呢?”
“这很正常,想我的话也许你就进不了。”
“你话说得还真是直白。”
“我不像你,”凯瑟琳把头侧向格策的耳朵,“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马里奥。”
“你来这里是想听我坦白事实?”格策压低了他的声音,脸上带着一点坏笑。
“不,坦白不坦白是你的事。我来这只是为了告诉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凯瑟琳一下子喝完了手中的酒,“我眼中的超级马里奥不会选择退缩。”
哪怕你做的一切会导致你我渐行渐远,我还是选择无条件的支持你。
谁让我陷入你的爱情泥潭。

格策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派对现场,他跑到了派对外的泳池边,离人群不近不远,正好能看到工作人员准备放烟花。
罗伊斯已经发短信联系了他:“我们是四星德国了马里奥!你没看到我们这里场面有多可怕!简直就是同志派对!媒体们一个个都要疯了!米洛罗本他们都忙着挡住孩子们的眼睛不让他们学坏,哦天呐,太可怕了。”
“我能想象出那个画面,”格策乐呵呵地回复他,“米洛一定很辛苦,他有两个儿子呢。”
“我觉得他也没起多大作用,毕竟还是有一些画面给了孩子们很大的精神冲击……我总算是明白克洛泽为什么要转会去拉齐奥了,珍爱生命,远离穆拉。”
“听你这么说我不得不佩服前辈转会的高瞻远瞩,话说回来他今天趁我替换他上场时还给我鼓劲来着。”
“他对你说了什么?”
“太吵了,他波兰口音又好重,我啥都没听见。”
“也许你可以问问他。”
“不,我觉得我还是看新闻了解他说什么就够了。”
“所以说……”罗伊斯停顿几秒后又发来短信,“你们也赢了,是吧?”
“你猜呢^_^”
“你进球了。”
“没错!你太了解我了!”
“我是你男朋友啊,亲爱的。”
格策斟酌了半天,犹犹豫豫地发出了这条信息:“我不在你身边……那么多队友秀恩爱……你还好吧……”
“我是很想放火烧了那几对,哈哈哈”
罗伊斯羡慕嫉妒恨死了!
你们能理解他这种只能和男朋友用文字交流的痛苦吗?!
他发誓,如果当时可以的话,他一定要把整片绿茵草地点燃。
“我有拿着你的国家队球衣上台领奖啊,马尔科。”格策回想着那一幕,“所有人都会以为是我没有忘记自己的好兄弟,事实上我是没有忘记他,但那件球衣还有更多的含义。”
“我总觉得,在那一刻,拿着球衣,闭上眼睛,你就会站在我面前。”
要是真的该多好,站在我身边共同分享喜悦,远比现在用文字传达的更好。
我们一定可以闪死身边所有人。

两边的聚会都已经结束,世界冠军都累了,一个个都洗洗睡了。
格策他们宿舍的宿舍长今天也喝大了,睡前他找到了还在宿舍外聊天的某人,告诉他“凯瑟琳早就走了,你也早点睡吧。”
对此格策只是应了一声。
克洛泽真的觉得有点喝醉了,看到格策这幅模样,他已经开始脑补未来儿子和女朋友聊天忽视父子感情交流的画面。
一时之间还有那么一点心酸。
不打扰年轻人的爱情了。

话题兜兜转转,又来到了时限的问题上。
“现在几点?”
“1点42分……天呐那么晚了!”
我们之前究竟聊了些什么,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间!
罗伊斯有些抓狂,和恋人在一起的时间真是不够用,现在他觉得百爪挠心,很不痛快。
为什么要分离啊?
想不明白,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
世界要融合就融合好啦,我只是想和恋人牵个手拥个抱最好在接个吻,为什么还要管其他人!
他痛苦的握住手机,然后他就收到了一个请求。
“马里奥·格策先生想与您进行一次视频通话”

“你的意思是,这个软件可以批量下载应用还需要再等30年?”格策难以置信,30年才能成功使用该技术,这什么破效率!
“英国王储也无限待机了好几十年,先生,这30年不值一提。”
“女王已经80多了,在怎么样查尔斯王储也不能再待机30年。”
“这是一个冷笑话吗?先生”
“我只是对这项服务感到不满。”
“因为您谈了恋爱,我说的没错吧,先生。”
“你果然知道我们都在聊些什么。”
“先生,对于该软件带给你的不便,我深表歉意。做为客服,我的确帮不了您什么。但是做为你们感情的旁观者,我可以背着老板冒一次风险。”
“什么意思……”
“我可以让你们视频聊天一次,软件公司前两天刚刚研究出来的成果。通过手机投出全息影像,对方就像真的现在您面前一样,这项技术还没应用到系统中,因为时空紊乱的概率过大,而且使用时因为空间的原因可能会有延迟,如果你要视频聊天的话我可以坚持20分钟,20分钟一结束,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您愿意尝试一次吗?先生。”
“为什么要来帮我呢?”你只是一个客服人员。
“因为愧疚吧。如果不是这个软件,你们无需遭受这样的痛苦。”

现在,通过影像,罗伊斯看到格策就站在他面前。
他应该感到很开心,可是他却笑不出来。
他一步一步走向前,试着碰了碰格策的脸。
什么感觉都没有。
那一瞬间,罗伊斯突然崩溃了。
去他的世界冠军!去他的媒体热议!
为什么在眼前的爱人,我还是碰不到他!
罗伊斯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大哭。
我无尽的祈求着见面,到头来,却连拥抱都做不了。

格策看着罗伊斯的影像,对方在哭泣,他的心也是一片苍凉。
“马尔科,”他蹲下身,尽可能的把声音放得柔和一些,“别哭了,明天还有庆典,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我怕你这么崩溃下去,我也会忍不住眼泪的。
“马里奥……马里奥……”影像向他伸出了双手,罗伊斯想要一个拥抱。
格策把影像拥入怀中。
“我抱着你呢,亲爱的。”虽然感觉有些自欺欺人。

罗伊斯慢慢平复下心情,他把手放下,静静的望着格策。
格策也同他对视。
有好多话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如让我们就这么坐着,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好好端详对方的容貌。

时间还是在不停流逝,只剩下最后五分钟了。
格策心中百转千回许久,终于还是问出了口:“马尔科,你想去哪里度假?”
“我不知道……听你的就好。”
“我也不清楚,大概还是要让凯瑟琳决定好。”
“你今后会和她过完一辈子吗?”
“这种问题很难回答,毕竟,我已经不爱她,而她也有所察觉。以后孤独地走完一生也有可能。”
“那是我最不想听到的答案,要是想到你一个人走完漫长的人生,我一定会疯的。对我而言,你身边有伴也比没有来的好,至少有人能代替我,待在你身边。”
“可我不能拖累她,她还有追求幸福的自由。”
又是一阵沉默。
“先不管这么多了。”罗伊斯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他握紧拳头,一本正经的说“我爱你,马里奥·格策先生。”
格策被罗伊斯一字一句的样子逗乐了,“接下来是不是要准备一场婚礼,然后我们说着‘我愿意’开始交换戒指?”
“很好笑吗?”
“不完全是好笑,”格策也学着罗伊斯的样子,“我也爱你,马尔科·罗伊斯先生。”
罗伊斯有点明白格策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了。
虽然一本正经,但是看上去又有点蠢。
“也不至于笑成这样吧……”他对着镜子练了一会的。
“不,觉得你好笑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因为感动。”
只剩下一分钟了。
“要不我们一起试试?”
“不要,感觉太傻了。”
“哎呀一起试一次吧。”
“好吧好吧好吧……”
45秒。
“谁先说,你先我先?”
“说好了要一起啊,不要再逃避了,蠢也要蠢在一起!”
“我为什么也要做这么拉低下限的事情啊。”
“哪有!面对面一起告白会死吗?”
“可是真的很好笑!”
30秒。
“那好,我喊‘一,二,三’然后我们一起说我爱你怎么样?”
“可以,那么开始吧。”
“一,二,三——”
“我爱你。”
20秒。
“快要没时间了啊,马里奥,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也能平平安安,不要被人欺负啊!”
“我也希望你在异世界不要总是惹麻烦,一个世界杯你被队友们欺负了多少次啊。”
“这是我们表达同伴爱的最好方式,你不懂。”
“那我只能祝愿你别被他们揍死就好。”
10秒。
“马里奥啊,你要是想我的时候有一阵风吹来,那就是我在你身边了。”
“那你要是想我的时候,就在手机里编辑一条短信存着,也许我能看到呢?”
“那我一定会存很多很多,把内存都占满的。”
“他们一定也会把我的心填满的。”
光线开始退散,人影逐渐模糊。
“马里奥,别忘记我。”这是罗伊斯对格策说的最后一句话。
回答他的是格策最后做的ok的手势。

庆典结束以后,凯瑟琳和格策碰面。
“还需要我继续陪你度假吗?”其实我们算是分手了吧?
“我还不知道去哪儿,你可以选择一个地方然后我们一起去。”
“像朋友一样。”
“当然。”
“嗯……那好吧,别怪我到时候选的地方不好啊?”
“你会选什么地方?”
“当然是帅哥多的地方啊,说不定我直接在那边结婚也有可能。”
“那我可以考虑做你的伴郎吗?”
“证婚人倒是有戏。”
“那我就先预订好了,等到你结婚的时候,我会祝你幸福的。”
“你还真是豁达啊……”凯瑟琳叹了口气,老实说她真是有点不甘心啊。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再见呢?”
“晚上再说吧,我要去多特蒙德一次。”
“好吧,世界冠军先生,祝你好运。”
“你也一样。”
【End】

评论(14)
热度(12)

© 二酱的纺织工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