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酱的纺织工厂

专注电饭煲一家子的私博
主队拜仁
世界需要傻白甜

【穆拉】莫名其妙

整体交响乐团设定

不要过于纠结bug,我上次乐团排练还在12年,上次看乐团演出还是新年音乐会(^_^)

食用愉快

穆勒是某知名乐团的萨克斯演奏员,资历不深,但是获得不少前辈的赏识,也成了乐团的中流砥柱。

但是很少人知道,他一直对弦乐有着极大的热情——准确的说,是一开始就具有极大的热情。穆勒同学开口相当晚,在那些个不能说话的日子里,他看到电视上的提琴手们忘我的演出,兴奋的手舞足蹈,对着家长指着电视一个劲地在噢噢啊啊。结果因为当时镜头切换到了萨克斯上,穆勒的父亲就以为孩子是要学萨克斯。正好家附近有个琴行,当时学萨克斯还可以优惠一点,出于孩子的兴趣和经济条件考虑,穆勒父亲就做出了改变小穆勒一生的决定。

知情的穆勒妈妈一直怀疑,是因为这件事,才间接导致了开口晚的穆勒长大后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

总之热情是有,但是碍于萨克斯学了很久也有了感情,不舍得放弃。穆勒始终没有正式学习提琴的年头。但这不妨碍他关注乐团弦乐部分每天发生的大小事。多亏了他那张滔滔不绝的嘴巴,弦乐的朋友们和他也成了挚友,每天都在排练和插科打诨中度过。

不过穆勒再能讲,乐团里还是有个别高冷的人,他始终交流不上,比如说,一提首席菲利普拉姆先生。

一提是第一提琴部分的简称,一般来说是乐曲主旋律的诞生点,可以说没有了他们,很多音乐就失去了灵魂。而一提首席,则是重中之重的人选。他一般掌握了这个一提,乃至整个乐团的领导大权。可以说是仅次于指挥的重要人物。

每次排练休息的时候,以穆勒为中心总是能开一个茶话会,很多人都会围到他边上一起胡扯漫谈。拉姆一般不会加入,但是他总会坐在远处听其他人说话,偶尔觉得好笑的地方也会露出他的牙齿意思意思。

穆勒一直认为一提首席笑起来真的是好看到没有朋友,然而他一直得有什么机会说出来。

自来熟的他,面对拉姆,也是没辙。

打破这个僵局的过程有些莫名其妙。

那天,穆勒早到了有半个小时,到的时候乐团只有拉姆一个人,两个人只是相互点头,然后各自做好准备……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尴尬时间。

穆勒心想,这哥们是不是我克星啊,每次碰到他都词穷,不行,太尴尬了,怎么着也要调解一下。

于是他开口:“那个……拉姆……呃……”

“你可以直接叫我菲利普。”对方倒是不紧不慢。

“哦好……菲利普……你校音了吗?”

“5分钟前。”

“是吗,我不记得了一定是有人偷走了我的记忆…………”穆勒抚额,“算了算了当我刚才没开口!我就数三个数,然后你自行删除记忆哈!一,二……”

拉姆轻笑,“你挺有意思的。”

“你说啥?”

“不记得了。”

“……”穆勒觉得自己当真是遇到克星了。

大概又过了5分钟吧,穆勒觉得气氛真的是诡异得不行,他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真的,他一定要讲着什么,否则他会因为肚子里憋太多话而死掉的。

“我说菲利普。”他盯着对方。

“请讲。”

“你笑起来真的是没话讲的好看……诶你别想多啊我知道这话说得很别扭……我就单纯夸夸你……我快憋死了……”

拉姆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又是淡然一笑,“那我就虚心接受了,你人也挺好的,虽然说话有点莫名其妙。”

“你这什么评价。”

“中肯的评价。我一直好奇你说话不累吗?”

“这不一遇到你就词穷了嘛。”话一出口穆勒就后悔了,完了,气氛更尴尬了,也不知道小伙伴什么时候来,他要郁闷死了。

“你要是女的就好了。”过了半晌,拉姆才回话,“我就可以把电话留给你,然后过段时间把友情发展成爱情。”

穆勒表示他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此刻他又是一嘴欠:“那你也可以把电话留给我啊,我们也可以试试嘛。”

“……”

“……”

之后拉姆一直没有再说话,后来朋友都来排练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一种神奇的氛围。

排练结束后穆勒心不在焉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冷不防看到了一只手把手机递了过来。

他抬头,看到一张相当可爱的笑脸:“我觉得还是把你的号码交给我比较好。”

穆勒觉得自己当真是碰上克星了。

多年后,已经同居的两人提到当初的交往,穆勒和拉姆都一致认为那是他们人生中最尴尬的片段,没有之一。

评论(4)
热度(35)
  1. ryeong二酱的纺织工厂 转载了此文字

© 二酱的纺织工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