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酱的纺织工厂

专注电饭煲一家子的私博
主队拜仁
世界需要傻白甜

【穆拉】和腹黑的人打牌,受伤的永远是自己

不要问我他们打什么牌(我原本想让他们玩UNO),反正这只是糖就是了。

 
 

自从小猪转会了以后,打牌组的位置上就有了一个空缺,有很多人在休息时侯应拉姆的邀请(“打牌还是听托马斯上巴伐利亚方言课?二选一”),和穆勒诺伊尔一起玩上几局。

 
 

远远看上去,一桌四人玩得也是相当和谐,至少没有人做出吹胡子瞪眼的举动来。

 
 

 
 

问题是,你相信这句话吗?

 
 

你要是相信,只能说你太天真,竟然相信一个还有13个段子没有填的无良作者的鬼话。事实上,参加这项活动的任何第四人都是煎熬无比……

 
 

为什么呢?

 
 

让我们把目光放在被强行拉过来打牌的阿隆索先生身上。

 
 

阿隆索对打牌这个活动没有太大的热情。他也不能理解为什么拉姆他会这么喜欢打牌,如果你要说他是想多和穆勒待一会的话,阿隆索觉得完全没必要——拉姆难道不是有事没事就和穆勒一起玩各项球类运动的吗?

当然,虽说没有太多的热情,但他还是很喜欢围观同事们进行这项娱乐活动的,这也就导致了现在这群略带赌徒性质的牌友们在缺少人手的时候,盯上了无恶意围观的隆哥。

 
 

“该你发牌了。”

 
 

拉姆再一次出声提醒发呆过久的阿隆索,后者应了一声以后傻乎乎地丢出一张牌,这使得牌局越发扑朔迷离。

 
 

卧槽你们没人和我说打牌的人画风是这样的啊!!!

 
 

他原本以为,自己在牌局上顶多看到队长他们偶尔秀秀恩爱,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恩爱还自带杀气的特效。

 
 

开头两局,大家打得还都随意,主要是为了照顾下难得玩牌的阿隆索,所以大伙厮杀还不是很激烈。这两局的赢家都是诺伊尔,大家就都意思意思地恭喜了他。结果在洗牌的时候,穆勒突然提了一个了不得的建议:“咱们要不也赌些小赌注呗。”

 
 

赌注是接下来几局输得最惨的人和赢得最多的人玩翻跟头亲亲。

 
 

这不赤裸裸的是欺负我这个新人吗!两轮都输了的隆哥在心中默默吐槽,一想到那个他和诺伊尔的画面……

 
 

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拉姆。

 
 

拉姆有意无意地把(宠溺的)眼神投向穆勒:“主意不错。”

 
 

诺伊尔动了动嘴,想说些什么,结果拉姆又很开心的接了一句:“没事的。”

 
 

问题是,阿隆索听见的和他看到的口型完全不符。他向他的德语老师发誓,拉姆的口型是极其明显的“Nutella”。

 
 

——拉姆,我知道你是一个切开黑,但是没想到你这么黑!还有这个技能是什么情况,这么逆天!

 
 

——诺伊尔,你也太好收买了吧!你就不能克制一下你对巧克力酱的热爱吗!为什么要在穆拉的段子里加入“诺伊尔爱巧克力酱”的设定啊,欺负我是个西班牙人吗!

 
 

在如此这般形式的考验下,接下来三局,隆哥成功的逆转了局势,第四名成了我们切开黑的队长,第一名还是诺伊尔。

 
 

这回笑得灿烂的成了穆勒:“好期待待会菲利和曼努的表现啊。”

 
 

隆哥发誓他看到拉姆望向穆勒的眼神充满着可怕的火花。

 
 

——果然,和腹黑的人呆久了,都会变的腹黑吗?

 
 

隆哥现在是第三名,他只要保证接下来几轮,亲爱的穆勒都能得第一名,那么他和诺伊尔就能逃过一劫,穆拉也能光明正大的秀恩爱(说的好像平时不秀一样),一切和谐。

 
 

问题是,首先,拉姆一旦下决心要认真对待,阿隆索真的是觉得自己是打不过他的,这就要其他人的配合。第二个问题就是,不论是诺伊尔还是穆勒,都没有要帮他的意思。

 
 

“队长都给了我巧克力酱,不能不听他的。”

 
 

“哈哈哈哈菲利认真起来的表情太可爱!”

 
 

——所以你们就置你们的直男队友于尴尬境地了吗!!!

 
 

“你输了。”拉姆平和的声线也隐藏不了他高兴的心情,因为阿隆索的心不在焉,他不得不完成这个赌约。

 
 

对象是今天运气爆棚的小新同学。

 
 

穆勒拍着手咧开嘴笑得没了正型,“一定很有喜剧效果。”

 
 

“问题是,你们说的那个翻跟头亲亲,到底怎么玩呢?”

 
 

“这个问题啊,”穆勒狡猾地看些身边的松鼠队长,“或许要有个智慧的朋友和我一起做个示范。”

 
 

起——翻——亲——

 
 

一气呵成。

 
 

阿隆索表示这太有难度了:“饶了我吧伙计,明天还有训练呢!”

 
 

这次接茬的是拉姆。

 
 

“那么你可以上几节穆勒的巴伐利亚方言课,我没有任何意见。”

 
 

——所以到头来,阿隆索还是没有躲过,穆勒的方言课程。


 
 

#这其实就是学到新技能的穆拉打算借打牌机会坑一下外人再秀一次恩爱的故事#

#画风变奇怪完全是因为作者她暑假作业没写完的原因#

#这个脑洞从翻跟头亲亲开始就走上了奇葩的道路#

#别问我为什么穆拉戏份那么少,大概是因为作者还没有七夕受到的暴击还没有消除掉吧#

 

评论(10)
热度(43)

© 二酱的纺织工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