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酱的纺织工厂

专注电饭煲一家子的私博
主队拜仁
世界需要傻白甜

【穆拉】牧场生活

今天搞点甜的

农场夫夫设定。


“菲力,又在喂兔子啊。”

穆勒刚刚除完草,天有点热,他推着除草机没一会就大汗淋漓。

拉姆见他靠近,几不可见的朝后避了一下:“对啊······这两天它们胃口好像也不太好,应该是太热了。”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萝拉也蔫蔫的。”穆勒想起了马厩里的小马驹,“可怜的姑娘,刚出生就碰上这么热的一天。”

“今年的天气太反常了,以往没有这么热吧。”

拉姆有些发愁的逗着小兔子:“希望一个个都别中暑啊。”


高温持续不退,拉姆很着急,具体表现为他撺掇穆勒经常去看看农场里的鸡鸭马...

【穆拉】这分钟更爱你

想用Joey的歌写一个系列。

我喜欢惨情歌。

可能会有后记产出

这回真的ooc,人物彻底二次创作了

没办法就想试试本命cp能不能写刀——咋地了输球了还不能虐下了


0

【原来自你消失后,才懂珍惜这些

阳光今天这么灿烂,多么想你

                          ——《这分钟更爱你》】

1

其实刚分开...

【穆拉】关于球衣

当时看了客场球衣有的鸡血产物……现在印象已经没那么清楚了,只记得当时满脑子emmmn……

显然是两个人在一起老夫老妻的设定……

写这一篇的时候满脑子虐虐的走向,真的码字以后发现完——全——打不出来。那种只虐自己的痛,你们不会懂。

【正文】

  “我们国家队的球衣设计师是不是换了……”

  客场球衣出来的时候,拉姆习惯性地围观了一下设计,看上去有那么一言难尽。

  也许是他年纪大了,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没那么迅速了?他看向身旁的穆勒,想象不出来这玩意儿穿在身上的模样。

  穆勒倒是比较淡定,虽然他也有那么点形象包袱在,但是上有博阿滕下有诺伊尔,...

【穆拉】拒绝拉姆私有化

我回来了

过来添把土

设定是两个人在一起,职业球员,尚未退役。

*有的设定有梗,有的设定并没有,梗的来源大多古早,大概是12-13年的样子,勤快的旁友可以去搜搜看,大多来自微博。

全是我删微博的时候看到的,还有好多陈年老糖,简直齁到心伤。


菲利普不是很喜欢玩手机,但是他的老伙计很喜欢。

在菲利普被恋爱的少男心占据导致他感觉自己闲的没事干的时候,曾经对穆勒用手机/平板电脑都有什么用途进行了不完整的统计。

看高尔夫球赛√

看辛普森√

看他自己和菲利普的广告,访谈,采访(菲利普在内心大写加粗比心心)√

玩各类小游戏,并且拖菲利普一起刷排名(同队的萌新总是奇怪为啥穆勒打游戏分那...

【穆拉】学长养的小动物总是粘着我

会有ooc

校园设定

穆拉需要傻白甜

穆勒非常激动地踏进了新校园,能上这所大学的确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他一直以为这个几率比他能在20岁时结婚的几率还要小,但这又切实发生了。

啊,现在这么一对比,还是20岁结婚的概率更小一点吧。

安置好宿舍,穆勒一个人就开始在校园里晃荡,不得不说学校是个很有文化底蕴的地方,校园内还保存着一些古建筑,古树也有不少,比如说面前这一棵,除了老是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出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等一下!

为什么树会发出声响,起风了吗?

站在大太阳底下的穆勒看着几乎不动的树叶否定了这个答案,可在他自顾自摇头的同时,他又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叫声。

……这棵树是...

【穆拉】餐后聊天

老干部拉姆每次吃完饭都会和穆勒在沙发上先聊一会。顺便再解决一下今天谁洗碗的问题。

今天的话题就很有意思↓

“嘿菲利普,你最近有看到许尔勒女朋友的ins吗?许尔勒和她又双叒叕在秀恩爱了!”

“…………我没关注蒙塔娜啊,说起来你怎么知道蒙塔娜的ins?你关注了?”

“格策不是在我们这嘛,他们那个大三角哪一方有事,恐怕整个国家队都能知道。”

“哦……那你和我一个退队的提这个干什么?”

菲利普把注意力放在了电视上,电视里正在放巧克力酱的广告,代言人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几个老伙计……

正当他准备换频道时,身边人一把拍掉了他手上的遥控器,让他不得不把目光放回身边的小喇叭身上:“你说。”

成...

【穆拉】证人保护(未完)

片段灭文法again

所有设定都是毫无根据的脑补和电视剧的科普。

吃糖才是硬道理嘛(摊手)

溜兔子回来的菲利普发现自己隔壁搬来了新邻居。

他本来对这事兴致缺缺,打算先回屋里休息一下。可是自己两只兔子却毫不介意地蹦到了对方园子里,对着一片草地就是一阵掠夺,边吃还边留下记号来,完全没有客人应该有的样子。

这也太失礼了……

菲利普扶额,做为一个兔子爸爸,他今天的心理阴影面积有点大。

不过很快,他的思绪就被新邻居的话打断了。长着虎牙的小伙子很健谈,在表示自己完全不在意兔子的行为后,紧接着又开始介绍起了自己。

“我叫汤姆……汤姆·伍德。”小伙子边说边思考。

菲利普总算把两...

【穆拉】和腹黑的人打牌,受伤的永远是自己

不要问我他们打什么牌(我原本想让他们玩UNO),反正这只是糖就是了。


自从小猪转会了以后,打牌组的位置上就有了一个空缺,有很多人在休息时侯应拉姆的邀请(“打牌还是听托马斯上巴伐利亚方言课?二选一”),和穆勒诺伊尔一起玩上几局。


远远看上去,一桌四人玩得也是相当和谐,至少没有人做出吹胡子瞪眼的举动来。



问题是,你相信这句话吗?


你要是相信,只能说你太天真,竟然相信一个还有13个段子没有填的无良作者的鬼话。事实上,参加这项活动的任何第四人都是煎熬...

【穆拉】学霸追学霸也不能一帆风顺

段子,校园梗。

设定里拉姆比穆勒大两届。

七夕快乐。


DFB大学总是不缺乏学术的气息。

至少在学生会会长菲利普拉姆先生的眼里是如此。他的舍友施魏因施泰格和同系的波多尔斯基总是能为了某一个话题争执不休,进而到实验室一决高下(?);教授克洛泽身边总跟随着“我校最敬业助理”的克罗斯;追逐时尚的博阿滕虽然看上去独来独往,但是和外校的学生莱万时常进行学术会谈······

拉姆是学校辩论队的一份子,最近他们对新招来了一个外表青春带着傻气实则辩论老练带着锐气的托马斯穆勒先生。

这个...

【穆拉】出差前的分别

说好的点段子,穆拉第一篇。漏洞太多,看的时候默念“我就是来吃糖的”


拉姆觉得自己绝对是被整了,哪个公司的老板如此丧病,员工刚度蜜月回来就被推出去出差一周,而且还是同样的蜜月地点。

“您为什么不早点说呢?”那一刻拉姆是绝对的心累。

“我这不怕打扰你们嘛。”老板说的理直气壮。

尽管拉姆在心里吐槽很久,但他还是选择把行李重新打包好了出差。走之前穆勒倒是依依不舍地送他到了机场。一路上唠唠叨叨地到有种是拉姆妈妈的感觉。

“菲利普,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就不能每天烦你啦!”穆勒满脸的不开心。怨气似乎是要随着拉姆传到遥远的目的地去。

“我会每天打电话问好...

1 / 2

© 二酱的纺织工厂 | Powered by LOFTER